生日:4月17日

兴趣:读书、音乐、写作、旅游、和吃

参与节目:《良友圣经学院》《馒头的对话》《拥抱每一天》


得救见证:

第五代信徒

我出生在一个传道人家庭,也是第五代信徒,从小认识神的恩典,经历过神的作为,见证过他的慈爱;但心中悖逆的我,直到十七岁才真正重生悔改得救。这个不长不短的寻求之旅,回头一看,满满都是他恩典的痕迹。

二哥的替代品

我是父母亲最小的孩子,前面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。爸爸因为传道人身分在动荡的时期受过苦,长达十七年时间。兄姐们都是父亲还在受苦的时候出生的。由于二哥四岁时遇害被主接回天家,所以父母决定再生一个孩子来安抚失去儿子的痛苦;因此,就有了我。

可想而知,我是父母眼中的娇女,大家庭中最小的一个,应该是万千宠爱集于一身;但我却感觉孤单和迷茫。因为总有声音告诉我“你只是一个替代品”;我不能确定自己的价值,总觉得自己的到来,只是为了替二哥来弥补他不在的伤痕。也因为父亲在我出生的那一年得自由了,需要返回他的原籍,所以从出生到六岁,我生命中几乎没有父亲的陪伴和印象;那段失落的记忆随着孤单的童年,在我的性格与信任中留下深深的烙印。我头脑知道神爱我,相信他的存在,也上教会,也自称信主;但心中却是冰冷的,不肯受安慰的,怀疑的,不安全的。

怀疑与挣扎

神在我的生命中一直是非常主动的那位!我没有特别去寻求过他,但他却在凡事上恩待我。给我聪明才智,给我勇气毅力,给我特别机遇,也给我他恒久的忍耐。在求学的过程中,我向来一帆风顺,想考哪个学校就能考上哪个学校,想学什么就能学好。直到大学,由于各种原因,我没能进入自己想去的学校,心中的愤怒顿时爆发了。我觉得神不爱我,觉得他不在乎我,觉得我的痛苦,都是因为家庭导致的。

如果我不知道神的存在,我就可以像我其他的朋友一样,过随心所欲的生活;我的痛苦,就是在于我想成为真的基督徒,但我做不到;我想和不信的人一样,我也做不到;生命的意义,爱的真实,活着的盼望,这一切都离我非常遥远。因此,我陷入黑暗的自我挣扎中,那是一段自我放纵的日子。

神的救拔

虽然不堪回首,但神却奇妙地在我靠近死亡边缘的时候,亲手救拔了我,把我从自我放弃的光景中拉回来。小时候背诵的诗篇51篇,大卫认罪悔改的祷告,在我想要伤害自己的那一刻,不断不断回响在我耳边,触摸我的心底,直到我不得不停止,跪下祷告;我本来要飞跑行恶的脚,就这样奇妙地回转了。神把我从死亡的边缘拉回来,我决定受洗,当众承认并坚定自己的信仰。

我的回转

神用了许多年的光阴等待我回转,我也因为深受其恩,而不敢再离他而去。但认识神没有穷尽,因为他的智慧与恩慈也是无法测度,超乎我可以想象的;在全时间奉献服事他的道路上,我越来越认清自己的败坏与渺小;也越发坦然地进入他的面光中。因为我的一生,本来就是恩上加恩,全然恩典;我们没有一个人能凭自己做什么,若不是因着他的怜悯,我们就早像所多玛、蛾摩拉的样子了。神如此恩待我,我只能为他而活,除此之外,毫无他选;因为这本来,就是理所当然的事奉!“然而,我今日成了何等人,是蒙神的恩才成的,并且他所赐我的恩不是徒然的。”(林前15:10上)


事奉心声:

能参与良友电台的服侍,是天父赐给真儿不配得无比的恩典和荣耀!除非我们时时刻刻把神摆在眼前,为永恒效力,否则我们将无力得胜今天的生活!